易铺网 > 易铺资讯 > 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 >

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高端对话:十大儿童及服务品牌纵论体验商业及O2O创新



  由中国商业品牌联盟和中国最大的商业地产网站-易铺网举办、RET睿意德、成长湾、利海国际战略合作的中国最高规格、最具影响力的体验商业年度盛会“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暨中国体验商业发展论坛”于2015年4月23—24日在北京京瑞温泉国际酒店盛大召开!

  以下内容是24日下午论坛专场四:《儿童服务体验专场》之 高端对话:“10大儿童及服务品牌纵论体验商业及O2O创新“实时对话内容  专场主席:成长湾总裁郑展

  郑展:陈总信息量非常大,如果需要详细了解可以找陈总单独聊。接下来是一个10大儿童及服务品牌纵论体验商业及O2O创新的对话,我们有请希乐城刘海南;爱来魔相馆刘鸽;井格火锅曹新跃;南京1912赵文;清境农业庄少武;永旺幻想成姚靖;失重餐厅程转运;睿意德陈曦;冠军冰场黄存斌,有请几位。

专场主席:成长湾总裁郑展 
专场主席:成长湾总裁郑展
 
  今天主办方给我了一个话题,我觉得这个话题可能有点大,我们把它缩小一点,两个方向,一个方向就是体验商业的创新跟O2O,其实这两年一直在谈这两个课题,体验式商业跟O2O,尤其今年,甚至很多人把2015年定位于O2O的元年,有人把2014年定位体验的元年,这两个词碰在一起,把这个题目缩小一点,往另外一个思路走,谈一谈跨界,我觉得跨界,其实创新来源于跨界,跨界思路会很多,大家可以结合自己的产品、业态,从产品的角度跨界,包括是这种营销的跨界,包括一些其他的方式跨界都可以聊一聊。我知道好像刘鸽先生时间比较赶,我们先请刘鸽先生来讲一讲,品牌介绍部分我来穿插着我认为可能需要,知名品牌不介绍了,新秀品牌给一个时间单独做品牌介绍,刘鸽先来,谈谈你们的跨界,包括接下来门店开发新的方向。
十大儿童及服务品牌纵论体验商业及O2O创新
十大儿童及服务品牌纵论体验商业及O2O创新
  
  刘鸽:在跨界这板块来讲,其实我们现在在整个经营过程当中发现我们这边可能会有一些组合经营可以带来更多的收益和额外附加收入。比如我们之前是在海洋馆是有过1+1项目的组合,我们认为是以我们项目本身结合着海洋馆项目的特性,双方进行一个优势互补。互补在什么样的地方?就简单点讲,比如说海洋馆每年限定客流量100万,这是本身的一个客流基础,我的项目本身可能会有这样的30万到50万的客流基础,我的项目会有我自己项目一个独特吸引性,海洋馆会有它的独特项目吸引性,当两个项目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价值会有所提升,这样导致收入有所提升,再往下说还有更重要的我的整体客流有一个提升,这些两个组合在一起,也就是说我们希望通过一些组合经营方式实现我们的整个收益的最大化和客流的提升,这个在西安有这样的案例。包括现在在武汉也是跟万达电影乐园正在进行这样的相关一些组合,我们会跟同行业或者不同行业相关产品做更多融合和一些跨界组合,以这样一个组合方式实现我们整个客流的提升以及我们最终的收入增加,这个是我们在整体的经营过程当中实现的一个跨界思维。

  我还要回到这个主题,做了小小的准备,关于O2O的话题。O2O我们在整体思路上来讲,其实我给大界定三个功能板块,一个在线上部分界定为一个媒体平台的状态,还有一个是互动平台,再有一个是针对数据性大数据的分析,以及最终导出结果的结论,我们怎么去根据大数据上面一些分析的结果实现我们最终经营策略上的一些调整。 
 
     我们在大众点评和美团两家网站上票务销售两年过了5万,我们在整个点评过程中点评数字近万条,近万条点评数字里面给我们一个结果是五颗星,为什么讲这个?如果你有很好的产品和很好的内容被大家接受,并且你的性价比也是相对来讲比较高的时候,我们给到你的结果和结论是比较公正,我认为大众点评和美团相对公正,通过一万条评论最终维持五颗星的状态代表你的产品、内容、性价比是比较好的,当别人寻找想要玩想要体验项目时候我相信这些平台会有很好媒介作用告诉大家你的东西真的很不错,很好的,这样促使一些想要来玩,想要体验人有更多这种互动跟体验。所以在线上媒体这一块,团购也好,还有其他一些线上媒体平台他们真的给到一些无论是从性价比还有产品质量比较好的一些项目和内容,一个非常好的抢占市长的机会,这个我也是要大概说一下。

      互动平台怎么讲?我们武汉这个项目一个三层独栋街区式商业的项目,离街面50米空间,这个空间我会给大家提供很多的免费,公共空间我会做很多互动体验相关内容,这些内容大家再去游玩时候逛街时候可以免费体验,体验完了以后因为我们产品特性到现场拍照,有一些女生特别爱摆拍,之后跟大家分享,我们通过自己产品一些特性实现我们跟客户之间的一个充分性的互动,并且通过口碑传播的方式来去增加我的客流基础和增加品牌认知度,这些是我们在做的。

     大数据我们不敢讲我们有大数据,但是我们针对这样思维实现小数据的统计。为什么这么讲?我们针对我们整个门店客流有3%到5%的客流实时监测,每个客人有针对性的选择客群进行数据调研,我调研这一块我个人认为是跟大数据相类似一个小数据的一个数据采集,我会发现我的客户他的出门习惯是什么样的,我的商圈半径是不是有所转移,包括我的客户年龄层次和他的团体来的,情侣来的还是家庭来的等等这些根据整体数据分析会获得,我的下一步经营策略到底怎么样实施,实际上在我们整体项目在运营的过程当中也确实是出现这样的一个情况转变,最开始局限周围3到5公里,后来发现很多客群逐步逐步在进行转移,可能也有15到20公里的客群逐渐从原来10%变成20%,变成30%,我们在媒介投放过程中有针对性的一些,根据他们一些客户的出门习惯进行针对性的媒体投放更多影响到他们,这些就是依照我们整个店面经营一些针对性的思路和我对经营上一些想法。

     下一步的过程当中,其实我们在整个全国全年拓展计划也是比较紧迫的,也是特别希望能跟一些比较有实力开发商更多地进行沟通,因为现在我们今年进入中国市场第二年,可能对我们区位、位置、结构、形象等等一系列要求相对有比较高的标准,这个也是为了我们去做我们自己一个品牌的基础,为将来做更好的一个发展,好,我大概就这些。
 
     郑展:两个小问题,第一个问题,你们把这种爱来魔相馆3D艺术馆跟海洋馆结合完成之后,这种跨界实现之后你的客流有什么变化,包括体验时长,感受有什么变化? 
 
    刘鸽:我对那边了解还不是很多,我们跟海洋馆组合,他们觉得很好,想要进行整体合作,那边给到反馈是我的项目本身已经达到一定的状态,并且能给他们很好的客流的提升,我通过这样的组合了解到的信息,最终结果怎么样并没有那么清楚。

     郑展:好,第二个要采访希乐城的谢军,也是老朋友了,你们希乐城在整个跨界层面有什么创新地方?包括未来你们在开新的门店层面上创新的想法。

     谢军:对于创新我有积极理解,第一创新立足于本身,如果说你创新的话都叫本质何来创新?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对于我们希乐城而言,以往我们是多职业体验,现在我们有另外两个品牌叫哈尼小城和儿童中心,对于我们这块哈尼主要针对0到8岁,儿童中心0到6岁,原本创新针对体验这一块,把年龄段更小,第二,从投资上讲,面积上来讲更小,第三个,从营运阶段就结合我们的合伙制,店长合伙制进行创新。基本上我们从一线、二线、三线结合大型购物中心,结合社区式商业都可以,我们产品线做了延伸,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个创新。

     郑展:你们在门店经营上的创新是门店合伙人制,具体的合伙人制是怎么样的?包括未来这种合伙人制之后为你的经营,包括产品的创新有哪些带动?
 
     谢军:合伙人制是一个非常火爆的词,大家知道做商业核心是如何营运,但是营运难点是这些人才,对于我们体验这个行业来讲从07,08到国内,这种营运人才更是匮乏,这块第一我们自身培养,第二培养完了以后各大地产开发商的土豪比较多,涉及这个行业比较多,同行业挖墙角比较多,我们结合场馆前期建设时候我们的店长就是我们公司占有一定的股份,从前期到我们后期的营运和我们店长结合起来了,即使有部分人在挖,需要考虑成本,所以这是我们第一类合伙人。

     第二类,我们结合我们店下一级针对不同的营运主管这一级别也要设立不同奖励和他的本身收益结合起来,这样就是形成从店长到营运总到营销总切身利益捆绑,我是我们目前的合伙人。

     郑展:收到效果如何?跟你老门店对比一下,没有应用合伙人的跟应用合伙人的对比一下。

     谢军:现在我们几个老店都是以往管理模式,目前我们筹备新店比如西安店、烟台店采用这种形式,收入情况,因为这些店暂时没开,从筹备时候我们这考虑。

     郑展:新的没有应用。

     谢军:还没有应用。
 
     郑展:好,井格火锅的曹新跃曹总,你这个店我本人不是太熟悉,简单作一个广告。

     曹新跃: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今天曹总没来,曹总在香港,我们是重庆的井格火锅,在北京,现在有20家店,我们主要想带给客户的理念还是想把重庆的一些本土的比较好吃的东西,包括像火锅、小面,类似这些餐饮的一些品牌,我们想自己把那些比较好吃的包装出来以后进入到一些大的购物中心,因为我们发现一个市场是比较空白的,在重庆很多好吃的一些业态通常都在一些比较脏,在小馆的,但是味道特别特别的好,但是由于老板的一些固有思维,不一定可以把这些品牌引入到好多购物中心。其实以前我听很多朋友在讲,到了购物中心以后其实发现不了好吃的,真正好吃的不在购物中心里面,我们也发现这个问题,我们就针对这个东西设计了一套我们商业模式,把这些比较好吃的美味整合到,通过我们整个到或者包装,整合到购物中心里面来,这样子一个商业模式。

     郑展:你们现在整合的只是火锅吗?

     曹新跃:对,重庆火锅。

     郑展:讲讲整合过程,包括整合哪些非常独特的口味的特色的火锅,后面的运营情况。

     曹新跃:我们这个火锅品牌最开始叫宽板凳,在北京第一家店在2006年时候在北新桥那个地方,当时开店时候没注意,就是开了火锅馆,没想到今天会干到这样一个份上去,后来做着做着到了2010年时候基本上我们有个发展,但是那个时候发现商标被抢注了,我们就等于在今年。

     郑展:是你的员工吗?

     曹新跃:不是,是重庆本土的一个商家把它抢注了,我们在今年因为宽板凳这个品牌在不同的类别里面所有人其实有很多个,所以今年我们想上我们火锅底料,想把我们产品推向商超还有互联网,这样的话我们考虑这些问题就干脆重新定位了这么一个品牌,把我们的整套VI还有整套设计重新打造以后,围绕购物中心这个战略重新设计了这么一套模式。 
 
     郑展:我没听明白你们怎么跨界。你们本身的特色是什么。

     曹新跃:我们特色基本上是我们味道从来没变过,把重庆本土的重庆火锅在完全不变味的基础上移植到北京或者外地市场来了。海底捞也在重庆开店,我们看跟他的做法不一样,当时我们去进购物中心时候很多就怀疑我们跟海底捞这种业态是一样的,我们跟海底老这种川派火锅是很大区别。

     郑展:重庆是火锅发源地,你们可能更正宗一些。

     曹新跃:对对,因为我们配方是接近有一百来年的历史了,因为我们的一个股东他的爷爷那辈是在重庆有管了其中九门三码头,他管其中几个码头,这个码头上面遗留下来这个配方,到现在还在博物馆里的配方。

     郑展:应该这么总结,原有码头的扛把子留下百年的配方,传播开来,现在购物中心店多少比例?

     曹新跃:其实进购物中心是今年的上半年,去年的下半年才定的这个战略,以前我们是从街店里面走出来。

     郑展:门店面积多大?

     曹新跃:300到500之间,我们只开500以下,不开500以上。

     郑展:我们今天请到非常有意思的餐厅叫失重餐厅,我旁边是它们董事长程转运先生,大家可能看到这个名字之后无限的遐想,难不成大家进入一个餐厅之后飞着吃吗?盘子碗都是飞着,还是服务员飞过来给我们点餐。 
 
      程转运:下午好,首先感谢陈总给这个平台,因为比较陌生,我介绍一下,我们是从威尔士华商会作为前期延伸在国内目前开展做一些国际的一线品牌,还有一些比较新颖的项目,拿威尔士华商会做搭桥,因为这边有对接的业务。今天把我们马上落地在中国做的失重餐饮给大家做一个介绍,不好意思,耽误3分钟,请他们配合一下,我们这边有一个小视频,两三分钟,大家大概了解一下。 
 
     程转运:谢谢大家。咱们这个餐厅是2007年在德国纽伦堡第一家,说到这要提到咱们设计师,他是做设计30多年,在这个餐厅也是突发灵感,他最早的思维是以过山车、游乐场产生这么一个餐饮的模式延伸,大家都知道在欧洲现在人工成本特别高,这也是一个作为传统的餐饮服务行业最大一个瓶颈,我相信中国现在可能有做餐饮的咱们的伙伴都有一些体会,在我们中间服务员这个层面特别难招,基本上我们做市场调查有10家中型餐饮可能基本上有7,8家都在招服务员。
    郑展:而且流动性还大。

     程转运:所以这个解决了我们一个要说到创新,就是我们餐厅未来解决一个互联网支付、点单、预约,把点菜,还有传菜的一个过程,每一条轨道由设计大师独立设计,不可复制性,从厨房到每一个餐桌是一个不同的演艺,可能有这种螺旋状的,同时有360度的旋转,根据房屋设计,每一个餐厅有一个主题,像刚才大家看到阿布扎比这个是去年的12月6日开业,它是一个以赛车主题的,同时可能还有一些比如在欧洲公园店开了一家是以游乐,这块集互联网+,我觉得我们产品具备互联网+,机械工业化,再加上传统美食,是一种全新的这种模式。

     郑展:跨界跨得非常好,咱们这个餐厅也是这种飞车式的餐厅吗?

     程转运:对,我们前期准备工作基本上就是我们拿下现在是中国区独家我们来操作,我们同时来到了核心技术,还有一些技术专利,在国内已经申报完了,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做完了,包括我们工厂的设备实现这一块,德国这边也基本给我们对接了一下,下一步我们就是自主,我们从德国把这个产品延伸到中国来做,我们自主开发研究自主开店,可能很快就在北京可以跟大家面世了。

     郑展:能不能透露一下在北京什么地方。

     程转运:目前我们具体的位置没有定,有几个意选的项目,可能在朝北或者CBD的商圈。

     郑展:如果有北京开发商赶紧找,这是老大。我们刚才看到了非常新颖,能不能简单透露一下这么一个门店大概投资额是多少?

     程转运:我们前期做了500平,朝北大悦城500平的店铺测算,平米在13000左右,可能这种的500平左右。 
 
     郑展:600万左右。今天来这么多嘉宾,有没有发免费的餐券?

     程转运:我们餐厅落地我们会紧密结合,以后会准备充分一点,今天来得也匆忙,不好意思。

     郑展:接下来谁想要餐券跟程总联系。我们南京1912赵文赵总,我们知道现在整个1912品牌不止是在做酒吧一条街的概念,其实也做了非常大的包括我们最先看到盒子模式的滁州,您来谈谈这种跨界思路。

     赵文:郑总临时跨界,原来是O2O,跨界其实因为更多实践还在我们品牌供应商方面,我们看到前面说得最多的诚品书店,书店不在卖书,或者不仅卖书,咖啡、服装、创意产品,更多的我们也看到餐厅和酒吧的结合,比如外婆家的动手吧,其实最新的一个跨界分享一下,比较有趣,今天他们没来,上次会议我们合众文化,我们知道苏荷是一个酒吧,酒吧文化是西方过来的,我们在酒吧一定薯条、面包、德士烤肠是标准配置。合众文化最近新出一个品牌叫胡桃李,在广州深圳都有。故事是这样来的,把西方的酒吧的形态加上中国我们传统的酒馆做一个跨界,我们都知道看过《水浒》,武松打虎,整个《水浒传》里面经常有喝酒的场景,两三碗酒,切二斤牛肉,所以他们这次跨界这么跨的,中文的歌曲做伴唱,在9点钟之前以餐为主,9点钟以后变成吧,这个吧目前白酒还不供应,可以供应黄酒,但是有中式的干切牛肉,花生米,要让感受到我们南宋的遗风,中式酒馆,西式叫酒吧,这就是文化跨界。

     其实在一个商业运营商来讲,可能要找到更加富有创新的商铺,它在跨界当中如果做得非常好的话本身能够具备更多的消费者的信誉,就像刚才我所说到的这个失重餐厅一样。

     第二个,我简单2分钟分享一下O2O这个事,反正O2O大家说得特别多。我觉得现在我们做O2O理解还是有点问题的,要不是把它简单的认为可能是一个营销的工具,或者说是一个线上即刻的工具,或者我们作为一个数据挖掘的工具,这些都对,但是我个人觉得还没有理解到它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其实我的理解是这样,也是一个探索。首先要正确理解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影响,要把它放到一定的高度,其实我们从事这个行业,我们会觉得互联网对于我们实体商业产生的巨大影响。其实互联网从中国来讲,真正的进入中国我们使用状态差不多1995年,包括雅虎在1994年进入中国,到现在20年,这20年互联网它这20年发展,它的生态基本建立了,从刚开始的网速、收费、终端、支付方式、地理系统的植入,这个形成以后对整个人们生活方式和经济结构是一个颠覆性的改变,其实不仅是改变我们,改变工业、其实现在也在研究房地产都会受到互联网的终极改变,所以并不简简单单是线上购物对我们带来的影响,而是整个的一个改变。 
 
     所以说对它的理解不单单是零售。对餐饮一样有影响,现在有很多外送网站,90后有一批人是宅在家里面,原来我们只能外送到肯德基麦当劳,现在什么都能送,南京有一个零靠线,90后做的,两年做了两轮融资,我们传统的馄钝,面条都可以送,对餐饮没有影响,对我们餐饮业态本来这个抽成也抽不到,这个影响是全面的。所以我觉得认识程度上要提高。

     第二个就是可能我们做的这些都是对的,无论是刚才举的例子,更多是一个态度,要用互联网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商业,或者说要逐步用互联网的思维思考所有的问题,怎么思维我也没想好,大家共同去研究,我只是举两个例子。很简单,我的理解至少两点,一点刚才睿意德陈总讲了,他讲的是我们购物中心要犹豫了,其实我认为互联网,至少两个特质我们去把握,一个就是娱乐,或者叫游戏,娱乐和分享,这两个我觉得是对的,但是一定还有其他的。怎么总结可能还要再慢慢去悟。

     分享就不说了,现在吃饭都要分享,啥都要分享,但是娱乐的的确确很重要,其实就以大家经常说的例子,我们换一个角度来看,诺基亚和苹果诺基亚其实特别认真,工业思维,诺基亚每年会出无数款新手机,细分到老人用的手机,儿童用的手机,年轻人用的手机,这个手机用于移动办公为主,还是听音乐为主,做了无数细分,大家如果回忆一下应该能记得。结果苹果只有一款没有那么多款,就俩颜色,一个黑的一个白的,后来才有了土豪金,把诺基亚打败了,因为我觉得诺基亚是工业思维,那苹果又贵,又简单,又一个款,又不能外接什么卡,什么都没有,但是乔布斯把它定位不是工具,是玩具,这么想一想当年我们微信,如果微信不是把它当玩具来是说你可以移动办公,可以传文件,传照片,其实这些功能都有,那没有成功。我觉得我们今天做商业做任何一个事情可能都要用互联网思维来思考,我所看到的是娱乐或者把它当玩具,好玩,第二要分享,可能还有若干其他的慢慢再去悟,我就分享这么多,谢谢。

     郑展:我非常认同您的想法,O2O解决核心模式问题,不是解决外围模式问题。我听到很多人说做O2O,O2O可以把资产变轻,把模式变轻,有些人反而把资本变重,各有各的说法,我们接下来有请永旺幻想姚靖姚总讲讲或O2O,或跨界。
 
 
  姚靖:大家下午好,我是永旺幻想的要,我是做开发工作的,说到跨界没有考虑到,后来我想了一下,我们公司本身就是跨界的产物,我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永旺幻想,或者永旺集团,永旺是一个集团企业,它的核心企业是零售企业,现在都叫永旺商业了,过去在我们国内北方叫佳世客,南方叫及时岛,现在统一叫永旺商业。从这个企业的起家,最早就是做零售的,到现在为止零售还是企业的核心业务,现在已经是亚洲最大的零售商。

     永旺集团旗下除了核心企业就是永旺商业之外,还有很多公司,包括永旺幻想,我们是一家专门做儿童娱乐的一家子公司,还有其他的一些,包括做宠物、服装、男装女装、皮具、体育用品,有180多个,我了解的数据,现在可能还有变化,这些都是跨界而来,包括我们公司。企业本身,比如做的是商业模式GMS,他认为从业态上永旺商业或者佳世客,从业态上跟家乐福同样的业态,贩卖形式有点区别,日本人更喜欢生鲜类的采取开价贩卖,服装类,非食类的产品为了保证给顾客提供更好服务,他们更愿意采取柜台式的贩卖形式,功能上讲认为跟家乐福、沃尔马、佳世客是一样的业态。也是在经营过程中可能比如说顾客来了,有些顾客会带着孩子,买完东西以后孩子可能会比较烦燥,孩子一般是不喜欢逛商场的,家长希望能够让孩子有一个娱乐、放松这么一个场地,可能从核心企业之外延伸,我觉得我们这个店在功能上是不是还有完善的余地?比如我们增设一块儿童娱乐的场地,可能我们的很多品牌就是这么来的,从这个角度看永旺幻想这家做儿童娱乐的共了本身就是跨界的产物,只不过永旺集团内部不用跨界这个词,我们用的叫进化,我基本是一个GMS,一个超市,我的功能不断完善,能更好满足顾客,我增加了儿童娱乐服务,家里养宠物的爱好,增加对宠物的服务,包括美容、看病等等等等,包括我们宠物这个国内也有,我们公司内部叫进化,所以这个佳世客,永旺这家企业就从一个纯粹零售企业进化到了今天这样一个集团公司,包含很多跨很多行业,包含很多种业态这么一家公司,我不知道我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个跨界可不可以,这是我能够想到的。

  郑展:听说你们最近在跟东北一个企业做了儿童主题餐厅,应该放在你们的苏州那家店里。

  姚靖:就在北京,刚刚开业时间不长,在咱们西洪门宜家的购物中心,在那个购物中心里面我们出了一个新的业态,中国名字叫换贝佳(音译),目前这是我们唯一一个,这个业态是唯一一个店,因为我们公司也是很重视中国市场,整个永旺集团很重视中国市场,这个业态目前日本没有,在中国先落地了,现在在日本,永旺幻想第二家在日本施工筹备,在北京的亚惠也是一家日资企业,从资产上我们两家公司有一定的联系。

  郑展:股东是三井。 
 
  姚靖:因为股东不是很单一,可能都有背景,宜家合作的儿童餐厅,从目前情况看,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我们两家经营成果都非常好,双方都非常满意,我们对于这种业态来说我们还在观察,就是这个业态短期内可能不会遍地开花,主要我们认为票价比较贵,因为永旺幻想虽然是一家日资企业,但是我们提供服务我们不认为我们是儿童游乐行业里面什么高端企业,不是这样的,恰恰相反,永旺集团的现在名誉非常好,创始人叫冈田卓野,冈田老先生对我们的要求是,他曾经跟我们说过这样一句话,到中国视察我们公司只有一次,对我们不满,对我们公司提出的唯一不满是认为,因为原来我们是采取售币的形式,比如旋转木马可能投三个币,我们的币大概是卖1块5一个,老先生唯一不满就是说你们为什么币不能卖1块钱,要卖1块5?他的理念是说有钱人家孩子可以去大溪地,可以去塞班,随便,有很多选择,可能我们要做的是让老百姓的孩子,甚至是穷人家的孩子也能有一个愉快的童年,也能够有一个娱乐的,跟其他孩子一起享受的一个地方。

  郑展:消费门槛降低。

   姚靖:对,我们原来两个业态,包括茉莉幻想,还有亲子乐园是价钱亲民的,但是换贝佳做出来第一成本很高,投入很大,现在它的门票大概是一次180,我们这样的门票到店率会降低,比如茉莉幻想孩子不会有什么障碍,今天有10分钟可以玩10分钟,换贝佳如果180块钱门票一定要跑够够没有时间,进去一个多小时时间要好玩家长180块钱,孩子10分钟出来不会是这样的,可能到店率会降低,我们之所以选择在宜家尝试这个业态也是考虑,因为宜家的店我们更看重宜家家居店,因为它的出店大家知道,大概500万一家店,北京两家店,我们判断会聚购物中心这个购物中心商圈我们认为是半个北京,这个购物中心的顾客到店率可能不是很高,没有很多天天去的,但是会有不同的顾客这样来支撑这个购物中心,这种业态我们觉得处在这样一个购物中心里面尝试比较合适。
  
  郑展:大咖永远留在最后,睿意德的陈曦陈总,你有很多部分没有讲完,尤其创新板块,你是接着讲还是讲O2O?

  陈曦:不浪费大家时间,简单分享几点,一个先说跨界,本身购物中心的零售功能本身就是跨界,我们做一些案例已经非常夸张跟极致,在新规划购物中心当中有了,这个很长,不展开说。

  还是分享O2O,我觉得这个事问10个人可能得到20种答案,我个人理解,对购物中心或者实体商业的O2O本质应该是互联网的思维和技术改造我们购物中心,我也做了一些研究,我的理解说,一个购物中心如果真的想实现,互联网思维和基因的改造,我觉得围绕三点,首先是人,围绕人我觉得要做到是全渠道的营销,包括APP,包括官网,包括其他一些WEB端的接入,第二围绕物,对于商品的数字化覆盖,最简单我们发现有了WIFI,第三个环节围绕信息,就是大数据的运用,这个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对于购物中心运营非常重要的一点。我对O2O的理解基本围绕这三点。
 
 
 
  最后跟大家分享两个案例,我想跟大家说,O2O这个概念也好,或者说所谓的这套解决方案也好,目前都是一些电商端的人在下沉过程当中提出一些概念,但是其实对于实体商业来讲,是需要有一些戒备跟,在座应该没有电商的,应该是有戒备的,跟大家分享两个案例,一个案例是具体不说哪家,一家全国最大的连锁百货跟一个最大电商捆绑,电商为这家百货开发一个系统,叫做某某宝,这个连锁百货上传800万的客户,做了某某宝之后他们测算下来每天用这个宝引流到实体消费人是不足100个,大家可以看结合的过程当中对于实体商业还有很大的,不能说损伤,其实还有很大的落差。

  另外一个案例就是说也是前面这家电商,跟一个央企非常牛的某某购物中心做了一个什么三八节,双十二的活动,他们思维非常的,实体商业这帮人思维非常清晰,他们觉得如果我打通支付平台以后意味着什么?在我商场里面所有消费的品类你会清清楚楚,哪个牌子什么产品卖得好,消费什么样非常清楚,他当时做了一个事情把这个通道斩断,所有所谓的扫码支付,或者无线支付时候录入全是代码,代码以及这部分支付的货币返回到购物中心以后,只有购物中心人才能知道根据这个代码分配销售业绩,这两个是很有启发的案例,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郑展:感谢8位大咖精彩演讲,时间关系,最后讲一句话叫做创新有风险,没想好O2O也别进,我们一起合张影。
 
   陈建明谢谢各位朋友,谢谢各位嘉宾。可能确实两天的议程比较长,我想这些交流分享,希望对大家的项目能有很好的帮助,最终怎么方式跟项目做结合还需要大家深入考虑市场的差别和差异,忽视市场差别性往往会出现很多问题,我想还是在最后祝福大家工作愉快、开心快乐,希望我们在后续的两个月之后在我们联盟的中国儿童商业发展论坛再见,谢谢大家。

您可能还喜欢


热·读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店商·电商


最新TAG:
TAG月排行榜:
TAG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