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铺网 > 易铺资讯 > 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 >

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大众电影部落,小众市场也疯狂

  4月23日,2015中国体验式商业地产领袖峰会暨中国体验商业发展论坛在北京京瑞温泉国际酒店三层阳光厅召开。

 主持人:感谢魏总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演讲。接下来为大家带来分享的是大梦电影部落总裁李康胜,李康胜先生别名酋长,一个电影发烧友,大梦电影部落创始人,多年以来一直有挥之不去的电影乌托邦梦想,建一个真正的天堂电影院,在那里不仅可以看电影,而且可以看很多不一样的电影,既有首轮新片,也有经典老片,既有大制作剧情片,也有小制作文艺片、纪录片、手机电影,既可以看固定排片还可以自由点片,既有百人公共大厅也是VIP专属私人小厅,更重要的必须有一个新颖独特的电影主题咖啡厅。2009年8月1日在武昌街道口一个偏僻写字楼,不间不组100平小房间诞生了,多家分店,希望2015年和有缘的电影人一起建成梦中的天堂电影院,今天李总为我们带来演讲题目是“大众电影部落,小众市场也疯狂”,掌声有请李总。

大梦电影部落总裁  李康胜

  李康胜:谢谢大家,非常感谢主办方和陈总邀请我来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在电影方面一些探索和创新。今天来到现场有很多地产界的大咖还有电影界的大咖,我只能算一个电影爱好者,对电影喜爱,在2009年时候开始探索建立一个电影爱好者乐园,我们称之为大梦电影部落。来之前陈总跟我有一个命题叫“大梦电影部落,小众市场也疯狂”。在这里其实有几个概念可能需要跟大家来分享一下,就是一个是部落,还有小众,还有一个长尾,有三个关健词。

  部落大家第一个联想是原始部落,我们原来部落是血缘关系组成一群人,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我们认为共同兴趣爱好也可以组成一个部落。小众大家可能知道这就是像艺术电影或者电影发烧友这些人看起来是非常的,相对来说比较少,可能说是小众,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其实小众也不小众。

  我们知道有一个长尾理论,我们看到下面这个图,就是在移动互联网之前因为很多因素的限制,可能我们很多商家只会注重最大的,我们叫铁牛战略,只抓最上层的市场,有了移动互联网很多东西很方便,我们看到后面有了长尾加起来超过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小众也不小众。

  在这里我想把题目换一下,想更震撼一点,我来一个叫“来一场电影院的革命,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院线创新。”革命这个词不是随便说的,我们的革命性到底在哪里?我想有三点。

  第一个,我们改变电影院看电影的概念。电影院在这个时代我们跟很多新产生竞争的话我们必须让它有很多的衍生,我待会后面会详细说,我们觉得现在电影院更应该是一个以电影为纽带的一个大家一起享受电影的地方,社交性,包括除了看电影之外我们还可以看电影、聊电影、学电影、演电影、拍电影,更多跟电影有关活动可以融合在一起。

  第二个,我们不能要取代现有的电影院线,我们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去取代这个电影院线。第一次在我们论坛上碰到博纳老总黄威分享时候,黄总一上台问我大梦电影部落是什么,是不是抢我们饭碗的?我说我们哪有资格抢你们饭碗,我们可以一起合作,面对移动互联网冲击大家都是一样用创新面对挑战。我们不是取代的关系,除了现有大的院线之外,还需要有新的院线形态,可能更小、更互动、更靠近我们的人群。所以在这一块,我们是一种新的一个院线形态。

  第三个,从收入来源我们是两跳脚走路,我们是电影加咖啡融合在一起,这个咖啡是广义咖啡,应该包括吃喝,我们有一个词叫吃喝玩乐电影,吃喝玩乐很常见,我们是乐电影,一群喜爱电影人在一起享受电影,我们以影会友把电影院作为我们一个社交场所,我们一起看电影、聊电影、学电影、演电影、拍电影。叫吃喝玩乐电影。我想这个革命性主要从这三个方面体现。

  今天来了很多商业地产的朋友,我们知道商业地产有一个标准配置就是电影院,不是所有的剧场都能做万达这样的电影院,我们这个概念的提出我觉得更适用更广泛范围,比如社区的,可能对层高、跨度、各方面要求不是需要像预设的,我们在做电影院之前有的要求必须在设计阶段就要把设计进去,我们可能涉及范围更广。电影院对一个商业地产来说还是一个标配,这是我们一个观念。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机,我们知道现在大家的手机、平板电脑这些东西越来越多,实际上很多人观影习惯直接手机观看,我们如何来面对这种新的冲击?这种随时随地的海量的内容的冲击?那么这个是大家都非常清楚一个冲击。

  我们应对之道就是两点。第一个,强化社交属性,归属感。我们说的是群体观影、以影会友、找电影知音。电影是一个文化产品,除了我们不断去完善我们观影环境、观影条件,不断完善我们设备、完善我们光影体验、完善我们音响设备之外,这种人的这种视听味触几个外观感受之外,更大的是人的内心情感的体验,电影本身具有这种属性。比如说我们如果看到一个老的电影,可能我们几年前,或者十年前看的这个电影,当你重新看这个电影,重新听到音乐的时候,你所产生内心情感波动是非常微妙的,对人黏性是非常强的,我们想如何去应对互联网时代的这么多一些冲击?其实有些东西就是必须我们,早上我们李总天的场地,这个是作为观影一个环境,不用手机观影,为什么到电影院?其实电影院提供手机所不能提供的,或者电脑不能提供的东西的时候,如果让他有更多,在这里找到朋友一起交流的东西,单个手机是无法满足的时候,这个时候电影院具备它的一个价值,所以我们说这里是强调社交属性,他的归属感。

  第二点,丰富深度体验,这个是参与感,我们叫看、聊、学、演、拍,电影票友的养成。我们通常到电影院看电影都是很被动,别人拍的我们在下面看,我们要看什么片子也是只能由影院做安排,你就是看它的排片,一个大片上来基本所有电影院放的类型差不多,因为那个票房最好,大家一定抓这一层蛋糕。但是现在是一个我们知道电影是现在正在经历一个数字化和网络化革命,数字化革命是意味着什么?我看今天在座每位朋友应该有手机,而且我相信你们大多数人手机拍摄功能已经具备1080高清拍摄功能。我前天我在武汉一个百老汇影城,一个非常巨大的屏幕,我们参加一个法国领事馆举行新浪潮的电影,我第一此在大屏幕上看到新浪潮的黑白的机器,给我很大感触就是,法领馆提供素材就是用电脑1080这个放在屏幕上非常好,我们原来看到电影只是通过电脑,或者个人化观影,我第一次在很好条件电影院看到巨大屏幕,该是1080,在座每个人你们手机拍下来的影像也可以上大屏幕。现在很多软件对每个人的进入的障碍越来越小,我们其实建立这个部落目的有一个想法,我们想做电影普及,让更多人不仅仅只是一个被动观众,其实我们在这个时代也可以学会用影像表达,就像我们看到法国新浪潮,当时是一群并不是专业电影人,他们是作家、诗人、小说家、评论家,在他们自己观看大量电影时候,他们发现除了用文字表达思想之外,还有一个更有意思表达方式就是影像,通过声音和画面的这种流动画面组合,可能是另外一种新的电影艺术叫第七艺术,他们发现这里面更有魅力,所以产生一大批这样的电影人。
 

所以那次我在法国新浪潮电影回顾时候我也分享一个观念,我们现在应该来一个中国互联网新浪潮,电影新浪潮,在座每个人人人电影时代已经来临了,我们可以尝试用自己的手机去拍摄短视频,现在的软件也很方便,甚至手机剪辑软件很方便,现在很火的一个APP叫足迹,有很多人应该知道,无非把一个照片拍下来,把人放在里面,但是用的是宽屏加上字幕,让观众产生深度的参与感和体验感,产生电影场景的感觉,一个月之前是2万,一个月之后100万的关注度,这代表新时代新的需求。我们应对从这两方面深入进去。

  具体的解决方案,我们是建天堂电影院。这次来想找志同道合朋友建出第一个真正的天堂电影院。什么是真正的天堂电影院?对所有喜爱电影的小伙伴来说,其实刚才主持人在介绍时候已经把这管段说了一下,我还是稍微回顾一下。在那里不仅可以看电影、看很多不一样的电影,既有首轮的新片,也有经典老片,既有大制作的剧情片,也是小制作的文艺片、纪录片,甚至还有手机电影。我要稍微说一下,我们从09年到现在,大部分其实后面这些大梦电影部落有实验短片、DV短片、手机电影都是身边的作者产生,他们可能没有名气,很多时候有非常多的受众过来,因为跟作者进行互动交流机会并不是很多,我们除了见大明星,很多人对这个非常感兴趣,后面这些东西在大的屏幕里面没有办法,所以我们建成这样的部落可以让他融入进去。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从供需两方面产生大量的内容,供的方面,除了我们专业电影拍摄东西,大量素材没有机会进到大屏幕,我们知道竞争是非常激烈的。

  另外一个角度,观众也在变化,他们希望用更多参与感、更多互动,所以这块就是我们在电影的内容上面还有更多的一些选择,既可以看固定的排片,还可以自由点片,这一块艾米我觉得非常难得,就是他们其实在这块已经做了一个非常有利的探索,把选择权交给了观众,让观众有更大一个自由选择度,既有百人公共大厅,也有私人专属小厅,更重要,我们非常看重的一点,必须有一个新颖独特电影主题咖啡厅,就是更多让大家在这里进行互动交流,一起聊电影、学电影、演电影、拍电影,并不是一定所有人都成为专业电影人,大家把它作为一种爱好都可以。我们上一辈有很多京剧票友,我的表哥就是,他们票友的特点非常有意思,打破所有的阶级的界限,既有官员、也有商人、也有普通老百姓,他们定期在一起不断唱戏玩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个时代我们有可能产生一种新的票友,刚才谈到电影票友,更多互动参与,原来的票友不光是角在台上,他下一句可以跟上,哪个地方好可以马上喝彩,为什么这么大的黏性?因为他们有充分的参与感。在电影里面这个时代我们可能会诞生一些新的票友。

  那是一个真正自由自在的电影梦想国,电影数字化和网络化的革命是一个电影乌托邦的梦想造就现实,如果没有电影数字化和网络化的革命这个实现非常难,09年开始探索时候这个革命浪潮已经来临,我们这种普通的人其实这个是一个平民化一个时代,草根时代,也有可能介入到新兴这些电影里面,我们其实要做的事情我们非常的重度垂直,我们只做跟电影有关的,跟电影爱好者发烧友有关的,再重度一点就是跟电影观影方式和观影场所有关就是电影院的革命。

  我们这里有一个传统的电影院和天堂电影院的对比,从收入来源来说,传统的电影院主要是票房,这个很好,天堂电影院是票房和部落的收入,我们叫吃喝玩,乐电影,形式上,传统是大影城,要求比较高,我们这个是小型的社区型影院。片源,传统的主要放首轮片,我们有很多非常好的艺术片大家没有机会看到,我们知道的很名名的贾樟柯导演,一个片子在武汉市整个票房只有2000块钱,这个跟我们文化发展是很荒诞的事情,其实我们很多人想看他的电影,尤其我们部落里的人,当他们去到院线时候只有院线一日游,这个片子已经线了,没有机会看到。我们这块,天堂电影院两条腿走路,票房和部落收入,对票房依靠度不像传统影院那么高,这时候选择影片放映类型上有了更多的自由度,我们可以更多去做艺术片,很多时候原来艺术片电影院的探索没有成功的原因我觉得很多时候是需要要有创新的,需要把它的收入来源和收入结构有一些变化,这样让它还有生存下来。片源除了首轮片,二轮片,纪录片。投资规模普通电影院2000万,甚至更多,我们这个其实200万到400万。性质,传统电影院只是看电影地方,我们叫家门口的电影互动社区,以影会友,更多这种互动。经营面积上,还有观影厅我们差异也在这里。包括选址上我们可能有更多自由度。包括放映设备我们可能不会I MAX,因为我们靠近家门,我觉得I MAX非常好,我也有很好的片子我也会去I MAX电影院去看,同时就是也需要更靠近受众互动的小型电影社区。

  艺术电影院能挣钱吗?我刚才已经部分在谈到,天堂电影院的盈利模式,电影收入加部落收入,电影收入里面有很多我们已经在尝试,有的是我们主要收入,有的只是一部分的来源,比如电影票房这个传统的,会员沙龙,微电影拍摄,电影培训,培训不是专业电影人的培训,是很多兴趣爱好体验式的培训,就像蓝天城里面是儿童职业体验,这个里面大家去学会拍一个片子,哪怕出去旅游掌握基本的构图、用光、剪辑你出来的东西再加上你配上字幕、音乐,出来的感觉肯定是跟你没有去体验学习完全不一样的。这个东西是大家应该很有兴趣的。

  包括电影周边产品开发,部落收入就是有吃有喝。这个有了详细介绍我不想过多谈。

  这是14年广州城市画报到我们部落采访。我们现在非常小,我们第一个店不到100平米,大概投了10万块钱,过了3年之后,2012年时候我们做第二个点,就40万左右,追加20万,大概60万左右,但是这两个店我说只能叫我们模型,我们现在两个电影沙龙的形式。今年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计划,我们预备用一年时间在武汉建200个座位的天堂电影院,这是很小的,包含有四种厅,一个100人的大厅,两个50人小厅,若干VIP小厅,一个咖啡厅,硬件我们会用电影主题装修,经营模式单独注册天堂影业公司,首先我们想做成连锁形式,应该是院线而不是单个电影院。

  今年有一个目标,在年底之前完成一家在武汉做成,我们还有想法想做好想上市,整个预算大概400万,这200坐,这是粗算一下,幕布系统,坐椅、音响设备、放映设备等等整个207万,我们想采取合作方式,我的前面两个店,第一个店完全我的个人资金,第二个店有一群热爱电影的朋友一起建立起来的,20多个股东,这个店我们也想希望能够找到合作伙伴一起来做,大概就是融40万在里面占到26.67%的股份。

  这个是我们做的一个投资的回报,整个投资下来有一年回报的和三年回报,三年回报我们按传统电影院的算法,从经营时间、座位数、平均票价,一年回报是我们梦想,我们的想法如果做得好,因为通过6年当中我们有这个体系,其实把特点做出来的话一定会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也同时做了一个三年的方案,就是保守的方案。

  这个是我们有图有真相,大家看到最早是武昌的店,一群年轻人在这,这个图上面写字是我本人,我们进去有一个文化墙,这个墙是电影名字、电影导演和电影演员用不同的颜色,一进门会有这个,非常小,不到100平方,这个就是光谷店是第二个店,红、白、蓝三个厅,是我们很喜欢的荷兰的导演红白三部曲,更多是电影沙龙。有关我的想法介绍到这里,其实我们应该是属于刚刚开始的一个创新者,我们应该是后辈,不是专业电影人,我们是非常热爱电影发烧友,刚开始从我的脑袋里面想法是这样,但是实际上做这个大梦电影部落中我们认识很多原来完全陌生的,素不相识一些朋友,但是有一个相同,大家都是因着对电影的热爱大家走到一起,我们走到今天6年时间,我们希望今年找到志同道合朋友一起把第一个天堂电影院梦想实现,谢谢大家。

您可能还喜欢


热·读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店商·电商


最新TAG:
TAG月排行榜:
TAG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