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铺网 > 易铺资讯 > 2015中国儿童商业创新模式大会 >

高端对话:10大儿童娱乐品牌纵论创新发展

标签:
主持人:感谢郑总带来的演讲,为了深入的交流,特别邀请了张天翔先生担任本环节的对话主持人。

    张天翔先生,诺丁山集团总裁,北京禾田摩尔公司创始人,国内较早引入购物商场概念并付诸实施的商业地产专家。2002年成功的负责筹建了国内最大购物中心—北京金源MALL。创造了一年完成招商,两年成功开业的行业奇迹,先后担任纽交所某上市公司商业及旅游地产部董事总经理,利海文化产业集团副总裁等职。拥有文商驴跨界经历。
   
    张天翔:谢谢大家!刚才几位嘉宾讲的非常好。昨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全国有一个很大的行业组织。他跟我来联系,你做的这个金源儿童文化成长基地作为一个教育基地,我觉得也很好。可以把金源儿童成长天地项目作为一个教学基地有待于陈总的批准。

    这里边诞生了很多品牌,面积大概有六千万平方米。刚才上次会和这次看到的比如说悠游堂还等。这是一个跟陈宗商量以后大家可以多去参观,我可以陪同大家深入的了解,这样对整个儿童行业有比较全面的认识。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诺丁山品牌,目前主要产品是诺丁山主题广场和主题公园,在全国在拓展之中。有这方面兴趣的朋友可以私下单聊。
   
    接下来介绍马上要登场的论坛的各位重量级的嘉宾。他们是星期八小镇董事长印岚。希乐城副总裁谢军。海昌极地 李绍君…
    今天一天包括明天都是儿童产业的专场,尤其在儿童领域刚才深入的非常仔细听了各位嘉宾的演讲。有几位嘉宾都是讲到了儿童体验城的发展,有几年的发展。我听各位跟儿童体验城相关的,星期八小镇的印岚女士,希乐城谢军先生,还有我们在各种论坛中都经常碰到的成长湾总裁郑展先生,先从体验城开始。

    我觉得对这个行业从各自的角度都提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和做法。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深入的沟通一下。各自品牌的不同或者是对行业的不一样的理解。

    印岚:感谢主办方提供这个机会,我比较少参加这种活动。刚才听了王总、郑总各位老总说你们的演讲,我觉得很有趣。每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成为英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成为狗熊,关键看你怎么去努力。说到星期八小镇大家都认为我是比较早在这个领域里面去做这块,确实是比较早。为什么去做这一块?我可能和刚才上面演讲几位经历不一样。其实我本身是一个开发商,我做了23年的房地产开发。属于老一辈开发商,上海南京步行街,步行街改造规划是我做的。比较早摄入了一个商业,自己有了一个独立的购物中心之后,我拿到一块地,在上海很偏的地方。让我做一个综合体,5星级酒店,高端的购物中心,那是批发的卖鞋十块钱一双,一下子三年内做一个高端的购物中心我是没有方向的。所以当初其实想了很多的问题,究竟该做什么商,要说在上海混了那么多人,上海大咖那么多。我要做一个什么?做一个儿童的东西。因为当初想到其实很简单,没有想那么多。一个孩子六个家长。中国就是独生子女政策,一个孩子出去六个家长不是说一起陪。两到三个大人陪着。我看中的是什么?大人口袋里的钱。星期八小镇创立之初,我们就是把它做一个家庭MALL的时候,孩子是很好的影子。

    在十多年前,我们就策划在做这个。究竟做什么?当初不知道。就想要做一个儿童的东西。后来才想起做什么?招来招去都是卖玩具的。卖服装的,卖童鞋的,不是名牌不是连锁。后来怎么办?自己做,反正开发商投一两千万也不砸,一个项目投几十个亿了,做什么?原来淘气宝也有了,类似啪啪乐这样的也有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女儿小时候在新世界百货里面玩的翻斗城。孩子跳弄,每个星期我是必须带她去的,必做功课,这么一点东西,大概六百多平米。九十年代的孩子去玩,那其实是很贵的。所以后来就想能不能比它再先进一点。从我女儿成长的精力来做这一块。当时我们开始起的名字叫超级伴家家。被我合伙人给骂的要死,那么土那么俗,还强词夺理。我说大俗既大雅,围绕这个超级伴家家我们设计了星期八的初级。
    当初有人跟我来谈过,全中国我是唯一一个跟你掏钱做的唯一一个,我很荣幸,他们时间太漫长了,等他们来的时候我90%已经建了,如果合作要品牌是他的品牌,不是我的品牌。为什么做他的品牌。所以后来自己做了一个星期八。

    八年了,我们从2007年做到现在,是八年。八年星期八小镇这个速度比较慢,跟我们华侨城,郑总那边是不能比,八年做了八个城市,开了八个店。我们营业面积达到近十万平方米,不是越大越好,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好处,至少在八个城市里面。当初确定一个发展方向一是省会城市。第二是这个像厦门尽管不是省会城市,但是经济发展在福建当初是属于比较好,离泉州也近,是这样全选址的。所以我们八个城市、广州济南武汉南昌等基本上都是省会城市。我们确实比较慢。很多开发商看到我火气有点大,招你还不去,实在是我不敢去。因为我们管理的成本太高了。大家做下来都会有一个不管是郑总也好,王总也好。其实大家都会去知道,做这个儿童的东西特别是所谓的企业,我们认为自己是一个儿童社会角色扮演,不是一个单纯的职业体验。

    就这么一个体验业态来说,对人工的要求是非常之高。所以他应用成本会非常高,你再怎么用,至少你要去用那些有知识的年轻得大学生。所以我当初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我怎么从资金密集型一下子改成了一个小知识分子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了,我非常之痛苦。管那么多员工。现在八家店加起来一千号员工。管这个一千号员工不是那么好管的,大学生都有知识。维权的时候比你更会维权,付出的时候可能不太会付出。要求的比较多,付出的比较少。所以这是我们不敢大踏步的全面铺开一次很大的因素。

    所以我们现在不是不发展,是发展。我们当初发展的方向和各位可能还有一点不一样,因为我是地产出生,所以我还需要回归到地产。其实按照我们的发展轨迹我们现在就是用以星期八小镇作为一个主力店去做成了一个星期八广场,在成都五万平米。今后会齐头并进,现在的品牌有星期八小镇,星期八家园,家园专门针对社区的。他的经营内容和小镇是不一样的,针对的主要是学龄前的儿童和解决家长的我们叫开门第八件事儿去找星期八家园。全部扔在我这里,吃喝玩乐教育体育所有东西全部我给你包掉了。当然我又不是幼儿园。

    我是一个社区配套的这么一个服务产业。往上走就是一个星期八的广场。星期八广场为什么要做这个?其实也是有很多的原因。我们做了七八个店以后,看到很多商场其实是因星期八小镇招商,形成了餐饮,形成了什么很明显的上海、广州,我们进去的时候只有三个店,一个家乐福、一个百顺,一个是我。我在死角落里面。上海商业专家说我你怎么胆子那么大,结果我进去半年以后,整个商场招商率从原来15%提升到70%,有机会到上海去看的话,看到五楼。基本上全部是儿童培训,都是围绕着我这个扶梯在做。包括餐饮和我们的配套。

    本来我又是开发商出身,把这些资源集成起来,也很巧。昨天在上海参加一个搜狐网的活动。很多开发商跟我提了。你们现在进来以后,你们租金低吗?因为儿童的产业本来辐射就不高。我们开发商吃什么?老是这个让那个让,能不能集成一些,家长愿意消费的东西进来。餐饮跟你配套。包括休闲的,美容SPA的一些东西进来。和你合在一起开,我说我还不如我自己做开发商。

    发展到一定程度,其实市场对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怎么去做?所以我们想回归我原来的开发商的一个位子,当初我做星期八小镇就是想为自己的购物中心去找一太出路,现在既然出路找到了。我们能不能把这条缝隙做大,回过头来让整个商业地产来和我们共同发展。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问题了。当然在具体的操作上面,我觉得刚才王总讲了很多,大家都在思考。看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还是在这个行业内,同样的行业肯定会碰到同样的问题。但是突围的方式可能各不相同。

    我们也有自己一个突围思路,成功不成功,先吹起来再说,看我们如何去走,看我们能够集成多少资源。谢谢!
   
    张天翔:讲了整个成长的经历,对儿童的领域逐渐的开始重视起来。另外一个我想可能现在的发展思路,跟开发商的背景有关系。等于是做了星期八小镇这个品牌之后,回归到地产逐渐发展到刚才叫星期八广场,产品线逐渐的扩大。从商业沿着地产的路继续往前发展。星期八其实是一个特别想问的,这个名字起的特别好。

    印岚:我们公司有一句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儿。星期八是什么?很多人包括昨天会上很多人围着我,星期八名字起的很好,他一想就想到这是没有,因为没有这一天,就像诺亚方舟一样,可以去创造我们要的就是孩子的各种的创造力,我们2007年,2008年出来的时候,我们自己造了这个名字,一个就是星期八。没有的一天,我们创造了一天。第二个就是英文没有的,没有的一天,我们创造了一天。还创造了娱乐,教育和娱乐。这个词一下子就蔓延出去了,变成一个专用名词,我们在发展过程中创造了三个字。其实这三个名词涵盖了我们整个中心思想。我们想做什么,包括刚才郑总说到的教育和娱乐如何去结合。其实我们在创始之初就想到了,一切东西都围绕着这个。

    张天翔:非常棒。接下来请希乐城谢总,我感觉你们现在产品线也很丰富。

    谢军:有两个不同,第一个是从年龄段来讲的话,对应年龄段把它细分一下,零岁到三,三岁到六岁,三岁到九岁。零岁到三岁,另外产品线叫儿童中心。三岁到六岁也是儿童中心。内容就是早教、培训、幼儿园,这样来讲零岁的孩子到三岁可以在我们这培训,可以在我们幼儿园。三岁到12岁这部分的话,把它细分一下。就是三岁到九岁,这个的话我们涉及到另外一个层面叫做哈尼小城。主要是游乐、培训这个为主。那么来说的话从三岁到十五岁我们设计另外一个产品线条叫职业体验希乐城。只要来我们希乐城来的孩子,到哈尼小城再到希乐城,配套O2O做了临时帮手,把实体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了。

    第二点不同是针对于整个一个产品的过程,我们前期来讲的话。自己的策划公司,在全国来讲的话,我们总共做的是32家体验场馆。从前期产品策划定位,第二个产品策划完了以后就是设计和施工道具这一部分,产品的策划不仅是天马行空,更多的是产品要落地。所以说由我们北京制设计公司,施工公司和道具公司进行落地。落地之后最后的核心还是我们的盈利。对于盈利而言的话是我们核心部分。所有的前期策划也好,设计也好。最终服务的是营运。

    第三个来讲是互联网,自己成立了糯米科技。商业这块与我们儿童互联网是我们儿童科技来试试。相对来讲有两点不同的地方。
    张天翔:谢谢。听谢总这么一聊,印总是沿着这个地产的方向发展,谢总围绕儿童产业逐步的展开,各个环节进入了。
    谢军:配套。一些儿童商业也在做。

    张天翔:你还是应该在职业体验馆这块还是最专注的,成长玩也好,融道也好一直专注在这里,是不是这样?

    郑总:我们就做这样,儿童职场体验死磕到底。这辈子干太多的事儿,伤脑细胞,我认为我脑细胞比较少。我们想做什么事儿?每一个阶段颠覆,每一个阶段迭代。了解我们每一年去看成长湾的团队是完全不一样的。今年应该是第二次上国内的论坛。今年包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几乎所有的论坛推掉了,在去听别人吹牛。去请教别人,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最大量的请教很多互联网行业的人。春节前我把所有的工作放下,到大概是四月份左右的时候,没有干别的事儿,我大量的时间听别人吹牛。我飞到不同的城市请人吹牛。这过程当中我确实学到非常多东西。脑洞大开的观念。这个过程当中可能真正让我知道了,原来这个产品可以这样玩,那个产品可以那样玩。今年还看不到成长湾我认为的最好的展现。到明年我们还有一家神秘店,他出来之后会完全的颠覆。颠覆的程度我认为今天讲说,怎么实践真正的客流。客流一定是把每一个场次的经营都装满才叫真正的大范围。当你失去线上只做线下的时候,离死不远了。只做线下不做线说,未来你的导流成本非常高,加上我们未来产品的多样性跟竞争兴很强的时候,这时候导流成本非常高。当这个导流未来可能会成为拖死的一个核心部分。现在商业互联网的叫导流,这个是最核心的部分。

    如果根植于当前的战场,如果根植当前的用户产品,把它做到精,做到尖叫。这时候我认为我才有可能把腰,把背挺起来。然后大跨步的走。

    王旦生:刚才我们听了几位对儿童职业体验应该说有非常深的理解,而且运营的非常好。不断的在创新发展,无论是跟互联网的结合或多或少都在创新。其实华侨城做麦鲁小城,我发言的时候也提到。这产业的前景非常好。为什么当初儿童体验为什么叫麦鲁小城?实际上就是为了孩子能够创造一个自我作主,自我为中心的一个地方。也就是一个素质教育非常好的场所,英文就是我的规则我的地盘我做主。通过体验不同的职业,了解未来得社会。能够在这里面培养他们的动手也好,思考也好。团队协作也好等等。所以当时我们建立这个品牌的时候,也是从这个方面去做一些延展,希望能够给孩子提供一个非常全面健康的成长空间。

    张天翔:国内主流儿童体验馆各具特色,印总跟谢总他们讲的,讲的很全面。郑总讲他主要专注在体验馆领域内和互联网的结合,专注在产品上。王总讲的除了对整个这个行业的理解之外,王总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依托华侨城这个平台,这也是跟其他的不同。华侨城有更大的资源。这样发展的话其实非常明显。每家企业都根据创始人可能是经历不同,对于事情的理解不同。从不同的角度,原来一个产品都进行了发展。我想下一步可能会有更精彩的结果出现。

    谢谢几位国内领先的体验场馆的大咖们。接下来请海昌极地的李总,你演讲完之后很多人找你换名片。说明大家对你还是非常热情和专注。这个领域是非常特殊的行业,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事儿?
    李绍君:从行业来讲海洋馆并不等于儿童业态,但是海洋馆本身包含儿童业态是这么一个关系。刚才演讲的主题也是两个概念。海洋馆确实他主要特色,至少这种非旅游城市的场馆至少有70%加入业态。实际上刚才有一个概念,我们在两年之前是包括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商品。第二部分是商业。我们在两年之前增加了第三个板块,这个板块实际上是属于儿童业态的,就是体验产品的。加了这种新的产品一种新的业态,所以我们整个二次消费的收入才获取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从大的板块来讲,餐饮是刚需。每年有客流量的增长,实现30%的效益。商品再怎么做,实际上持续完善。这块商品的创新创造了一些新的商品,很短一段时间品质一点都不少。体验类的东西我们说今年大概三千万的二消费收入里边,体验这个现在占到半年。

    其中刚才给大家介绍一个海底大冒险的项目,这个占地多少平?三百平,今年这个效益带来很多收益。我们做海洋文化的特性,不管是我们旅游热的题目,都是海洋主题或者是极地主题。为什么说海洋馆这几年获得了业界一个高度的关注。我们也在评估整个事情。这个产品第一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第二他也能装下,那么多人。这是1996年的时候,场馆当时是多大的面积。四千平米,最高的一天接待了两万四千米,那时候一百块钱一张票,我记得印象特别深。开银行了,怎么一个意思。一秒钟一张。今年8月份青岛一个项目,接待量达到了五万。四万七千平的利润。这个市场饱和,还有人还想说但你却放不下了。这几天老百姓对动物这个需求在提高。尤其在城里边不用说海里边的东西。

    有一个喜鹊窝,他说爸爸这个刺猬为什么上树上去了,通过媒体获知了一些东西。这是第一种方式。第二种方式创新这点是必须要考虑清楚的。游客是什么样的趋势,可以是一个业态,到底需要什么?有时候我感觉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知道作为旅游本身来说,人少了可以,人多了也少。安全了接待了多少问题都是问题。所以感觉给我的选择我会选择能够打动我一下,大人孩子都可以来看,都可以来玩。大家过来看,看完了一天节假日两三千万的孩子,这个东西重新推翻了。这个东西为什么孩子行,大人不行。到后来这个市场充分的证明了,具有更大市场的空间。

    另外一个和海洋文化相关的,能够创意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做这个海底音乐会,海底世界杯,陆地上所有的东西放到海底的时候,成为一个热点了。因为我们做创新是两个目的,第一让更多的人知道。第二让更多的人来说,我要去看看。海洋这块给我们提供了无穷无尽的一个创意的东西。
   
    张天翔:谢谢,海洋这个主题跟儿童其他业态有一点不一样的是,一般来讲重复的消费率是不会很高,以节假日大家都来。但是不会说像儿童乐园,每周都来。
    李绍君:动物是活的,你每次看它都是在不同的状态。场馆比较大,品种也多,可能每次来都不一样。但是节假日实际上是什么?我建议大家去的话,不要求节假日去,是看人的。真正看的东西可能看不到。也包括在这个怎么吸引游客中,也是很多顾客可以做的。
    因为我三大表演,我会分布在不同的时间里。但是游客一次来,在这待一天有可能这些东西全部看完。
   
    张天翔:接下来请林总,介绍一下你们的公司。
林总:创新离不开土壤的力量,首先我要感谢的陈建民老师,昨天参加我们很大的一个论坛。我也没有太多的体会,因为在座的都是一是我们的建造商,二是我们美丽的爸爸妈妈。三是我们为未来的孩子服务的。我想简单谈几点我的看法,我自我介绍一下。这几年一直从事着主题公园的创意,以及落地工作。主持人帮我说成杜,有一个土字。今天整个的感觉,建造上也不必要担心主题公园怎么做,儿童乐园怎么做,爸爸妈妈也不需要紧张,孩子要怎么特别培养他。还有我们为自己的孩子下一代怎么区教育他。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事儿。我想让他快乐的成长,成长的密码在哪里?这几年通过为三个企业服务所得知的半点经验跟大家分享。

    第一个是我们第一次做的在福州宝龙广场,六千平米的那个乐园。第二个企业就是万达宝贝玩。我们今年已经做了八个了,设计不是我设计。第三个集团是金影集团。他有一个目前号称中国最大的五万平方米的儿童体验中心。里面包含了大人怎么逗小孩玩,这三个关系很简单。小孩如果逗大人玩。这种两者的关系间接的让我们为这个主题公园为儿童乐园服务的关系。还有一点,我本职工作要做,大人怎么逗孩子玩。我自己对儿童乐园未来的创新提到一个让孩子成长很简单的密码。当然我们更要关注的所谓儿童的成长的密码里面还有一个特征就是童话。这是一个梦,孩子英雄的梦想,女孩公主的梦。我讲到这有一些遗憾,这也是未来我自己要做儿童乐园创新必须要去挖掘的地方在哪里?因为在我这方面,这么多年感觉。我们现在的儿童乐园里面,能不能接待一些我们女孩要奔着公主方向做的题材?南海多了。女孩互动的太少了。

    所以说我简单讲只是一个相对比较主观一些。当然了我相信未来他是一个男孩女孩互动的乐园,大人的爱小孩一定有他们的爱。我们现在还缺元素主题,把我们孩子过家家的东西,现在日本、美国都在做,让孩子走T台,让孩子在过我们小时候玩过家家,让他感受到我们那个年代童真的一面,也离不开现在的高科技。我觉得我们往往在规划设计的时候,可以再简单一点。从视觉转到听觉,再转到触觉。下一步目标转到心觉。我个人认为,儿童的体验是一个国家工程,儿童的教育是我们中华民族是世界闻名推动的必须和谐的要走的路程。

    我作为一个美术工作者转到这个行业,从事这个行业时间很短。所以我没有权利谈成功的密码。我觉得老师他们研究的很透彻,很实干。他们不是吹牛,他们是真在干。那我接下去我要配合他们干什么?我用最简单的元素让我们儿童感到快乐,下一代感到美好。我希望提醒一下小的业主,以及我们开发商,绝对不是有意无意的,我们有一个多少大的数据去体验它。但是有一个方面我想这样子。我们古人有一句话让我感到震撼,一定要把它复杂到极限之后,才能做到简单。我们现在的中国主题公园,因为太加强于他所谓的教育,本身我们这些教育方面的东西,本来就不应该有意无意的强加到我们儿童方面。我想这些方面是有矛盾的。我想并不是不能加,是恰到好处的加。所以我刚才说给孩子一个童话。这个童话的目的是让陪强子的妈妈、阿姨,要更有耐心的在我们这个儿童体验,儿童乐园里头他能待多久。这是我们最大的盈利点。经常说一个商场儿童他们逛了一天是不大现实,让孩子一直玩一个设备,一个故事也不大现实。但是有一个现实我可以跟大家分享,就是让孩子就像小时候我们没有很多地方去听妈妈跟我们讲故事,我们能不能把这些故事与孩子之间来参与进去,让他感受到我们童话特征的,所谓善跟恶不要极端化。把这个善自然而然的融入,用故事体会到什么是恶,为什么会要去做这些事儿。这种有一些技术上的营养。这也是我们中国的文化感性。你一定有理性才感性。

    今天有父亲,有母亲有孩子,未来的导师。今天站在自己孩子这个角度,站在儿童角度。用最后一首诗词大家表达我做一个儿童我希望大家怎么对待我。如果我要做一个儿童乐园,园是大地,我是种子,待我发芽时,并回报大地。谢谢大家!
   
    张天翔:林总用很艺术的方式表达了自己对孩子的看法。
   
    李保煜:对于电影院当中的儿童观众一个消费,还有儿童影院未来有什么样一个发展趋势和一些创新来给大家分享一下。最近几年中国电影的市场发展的非常。去年的收入达到了296亿人民币。超过了36%。观众人次达到8.2亿人次,中国是第二大电影院票房市场。在这之中,儿童动画这样一个市场,儿童观影也是在上涨当中,在2004年,咱们儿童的动画片只有4部,到2009年喜羊羊和灰太狼,这个票房收入达到了一亿多,成为了中国动画儿童片的一个快速上涨期。到2012年,2013年,2014年每年有儿童片26部到30部以上。去年的时候熊出没票房收益达到了两亿元,让儿童电影市场发展基础会越来越大。

    对于孩子们,他到电影院看电影,喜欢看什么电影?还有家长们,带孩子去电影院看电影,他的初衷是什么?跟儿童商业是紧密相关的。孩子们他们喜欢看那种情节比较简单,色彩比较鲜艳,语言比较通俗易懂的片子。包括喜剧片,还有冒险片,还有科幻片。通过看电影让他认识了解大自然。可以学习善良的勇敢的人生道路,还有丰富他们一个想象力。在我们影院当中,游服务细节的创新。比如像传统的电影院,都为这个小朋友提供免费的儿童坐垫,他们坐上之后和大人的高度一样,看电影的视角都是科学化的。还有免费的儿童托盘,人性化的服务,还有儿童垫的时候,还有相应的卡通人物跟小朋友进行互动合影。和周边幼儿园做市场活动。还有一些创新的理念。像欢乐宝贝,儿童娱乐这样的项目紧密的在一起的。这样的影院首先有普通的常规影厅,还有点播厅,还有宝贝厅,一方面看儿童电影还有儿童剧。同时还有可以看5D儿童体验的短片,都是由这个版权的。孩子在这里边进行快乐的看电影,还可以人和机器有这个互动。另外年轻的妈妈们带孩子去看电影。年轻的妈妈们之间也可以相互的进行交流喝咖啡,还可以美甲,小朋友看电影的同时还可以结合于儿童DIY,儿童的游戏,儿童的餐饮等等来打造这样一个儿童电影院的创新。

    因此随着这样一个技术金融模式的创新,在我们影院一个角度,影院儿童这样一个消费,儿童影院的创新也会有着更好的市场和一个新的创新,谢谢大家!
   
    主持人:接下来请孙总跟我们总结一下。

    孙和光:以上各位纯粹做儿童业态的运营商、企业家。我在他们中间就是来搀和来了。我是咱们这个会的假A学员,第一我最老,第二我是做运营出身的。管购物中心,管百货,管了三十多年。最近这些年做商业地产的招商运营。招着招着招一大棒小孩,好多人在我这说,能不能给我们招一些好点的儿童业态,刚才各位你们的名字,你们这些品牌,都是我如雷贯耳的,有好多都是五六年以前就有人指名道姓的找星期八小镇。什么时候能把印总请到俺们这来,极地海昌我在大连的时候有一个沈阳商业广场的时候,有人问我,你有没有做什么海洋的东西。所以这些品牌在我这耳朵里边都磨出茧子来了,刚才下午本来对话没我,我就想我踊跃参与了。陈总说你看,我这年龄这么大了,也算老顽童,讲儿童的事儿让我也来搀和。跟大家一块论一论。所以听了以上各位发言,我是讲我的一学习体会来了。我感觉我今天的学习心得,尤其是刚才这一段,可能有两点我要给大家交流一下。

    上午我给大家做了一个交流。就是分享。那是讲的购物中心里边儿童业态商业价值如何发挥。现在我听了各位的发言,我谈一谈这些年在这个儿童业态这方面,我的一些感受。一个我感觉到发言主题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些儿童业态,尤其是教育和娱乐业态里边,寓教于乐这样的业态里边,这个内容有点想法。我得到的调查资料和我们自己的调查资料,感觉到这些内容最近这些年咱们中国的儿童业态商业情况内容63%是国外的,中国传统的内容还不占到30%几,都没有。

    当然了这有多方面的客观的原因,我不是去讲那个。我只是讲我希望以后做儿童娱乐、教育这种开发、研发的机构,研发的人员,能不能增加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内容。我觉得我有必要在借今天这个场合假如要是有媒体的话,能不能把这个草民一个心愿往外传一传。

    前些年才恢复了这些传统节日,什么端午节,这几天8月15、春节的节假日的休息,但是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咱们共同给当前的孩子们做一个调查。不到30%几的孩子,他知道这些节日是怎么事儿。他只知道放假了,是个节,具体内容不知道。第二我们传统的对我们的儿童的一些美育教育,德育教育内容有很多很多。当前的各种各样的娱乐、休闲、体验的儿童业态里头,几乎没有体现多少。这个内容需要在娱乐里边,在玩里边表现出来对他的培养。如果我们这个民族在未来只知道别的民族的历史和传统。而不知道我们自己的悠久的,曾经有过美好的历史,美好的传统的话。我们这个民族是非常可怕的。我认为做这方面开发的这些个机构,这些人员。应该有历史责任感。刚才郑总的分享,他的结论让我非常受启发,玩是儿童的刚需。教育是家长的刚需。那么儿童业态就要把家长和儿童这两种刚需结合起来。

    既然结合起来,我们这些成年人教育孩子,教育中国的美好传统这些东西。要寓教于乐,记得在90年代中期以前,有的媒体上还有学校,有这样的叫做学与玩。学放在玩里边,我们现在玩的内容,潜移默化的让他得到一个价值观,得到他的世界观。那么我们现在这个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内容,民族文化的传统。怎么能表现出来?这是第一个学习心得,第二1998年那一年。我认识了上海同济大学古代研究所的所长,在那之后曾经用十年的时间和陆教授一块做一件事儿。做的是什么?就是他曾经带着一个团队,把机械复制出来了。一直想找一个主题公园,我一直在策划这件事情。我们现在都知道很多东西国外的在100多年前很好很好,科技状况很好。但是我们不知道。三级火箭圆形的雏形在宋朝的时候就有了。

    我当时的规划就是有这样团队,做成各种各样开发成各种各样这种系列的娱乐产品,培养我们的儿童。让孩子们在玩的时候,学到这些东西。但是一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结果。今天在这个机会里头再呼吁一下。我就是抒发一下我自己的感受。

您可能还喜欢


热·读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店商·电商


最新TAG:
TAG月排行榜:
TAG周排行榜: